导言

  • 软件:Blender2.82,Unreal Engine 4, Ren’Py

VTuber的B站直播间配置

因为马上要进入假期了,最初的计划是用青春18去山阴地区散散心,但是因为日本疫情失控+山本的建议还是放弃了。想在最近开始做副课题,也就是基于的blender的Visual Computing。因为想整活,就约稿画师@零稚,制作了我个人的立绘与live2d形象,并且测试使用B站直播。本文的意义也是记录其中的具体技术节点与解决方案(当然很多细节也是感谢零稚dalao的耐心解答)

live2d+面捕

live2d的制作部分并不是我自己亲自做的,根据零稚的描述和网上的一些相关资料,大致步骤是:绘画(立绘)→拆分(分层)→建模(live2d模型)。常用软件是Live2DCubism。常规方法基本上都大同小异,这里只放2个比较相关的视频:

关于面捕,计算机原理这里不做过多解释,最低硬件要求基本上是个电脑就能用,当然想要流畅还是配置越高越好。我所用的软件是零稚所推荐的(也是很大众的)FaceRig(需要live2d的dlc)和HGFaceDD,这2个软件都可以在steam上直接购买。其中FaceRig功能强大,但是占用的CPU和内存资源会很多,再开一个OBS以及一个游戏,电脑很可能卡死。所以占用硬件资源较少的HGFaceDD是直播时较为理想的软件。部分live2d模型设定了很多特殊动作功能,这些动作功能的开启需要在面捕软件中配置好参数和热键才能方便使用。

直播

常用软件是哔哩哔哩直播姬和OBS,均可在官网下载。在B站上直播,由于网页端的一些问题,必须是使用PC端的直播姬。并且直播姬是可以兼容OBS推流的。直播姬和OBS都可以简单的设置窗口捕获来配置要直播的画面。对直播姬,这里有官方的教学视频: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3424908/

对OBS:设置-推流-自定义,然后对应粘贴直播姬中获取的推流地址和推流码。OBS的输出设置中,软件编码是CPU编码,占用CPU资源。而硬件编码是显卡编码,占用显卡资源。下方的录像设置也同理,也可以单独录屏然后发视频…总之使用还是很简单的。这一部分的配置要灵活根据电脑硬件配置来调整,以达到最佳直播效果。至于最重要的一点:live2d形象透明化,则是选择绿色背景,然后在窗口当中选择色阶-绿色,即可实现去除背景(背景透明化)

但是作为海外党,有一个悲剧就是海外非签约用户不能在B站直播….貌似是中国大陆所有平台都因为某原因而禁止海外直播,至于何时能解禁就不知道了。也有宣称可以申请认证,然后就能海外直播的…但是并没有找到解决具体的方案,普通UP只能等了,而且大概率要等到我博士毕业好久….

如果是YouTube直播,新创建一个channel,验证之后等24小时,然后就可以直播了,并且在OBS的推流里可以直接用YouTube服务。

人设与运营

首先不可否认的是,这一定是一个个人势且不以盈利和流量为目的的VTuber。至于人设估计就是一个假装学习的学渣,靠着穿着普通JK风格校服再搭配着实验服(白大褂),很明显是很不符合实验室规范的,而这样做或许只是为了满足某人成为学霸的虚荣心而做的表面功夫,大体谈不上是否为人设。实际上,虽然本质设定上是一个学渣,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或许TA也会有不一样的成长成为某个领域的学霸呢。毕竟,既然VTuber可以是一个人的另一面,人又是一直在成长的,那么VTuber就也是可以成长和改变的吧?在我的理解当中,通过设定把一个“特殊存在的人”设定死,才是过分且不合理的事情….当然,技术终究是技术,或许一些虚拟形象本来就是铁打的转盘,流水的中之人,终究只能是一个被设定好且不能再改变的工具…..

至于运营,我并不负责这些的,只是我有一个朋友,他也在搞虚拟形象,原先是搞过但是没开始就失败了,以至于后来对此似乎有着不一样的看法,接下来以他的视角来阐述他的看法:

虚拟形象的定位

虽然是live2d制造的虚拟形象,一个人造物。但是VTuber为什么只能像一个设定工具一样的存在?既然是一种人(背后运营团队/中之人)的载体,那么为什么不能以一个与大家平等的网络用户而存在?或者说,虚拟形象就必须是一个工具,一张皮吗?本质上说它就是中之人在网络上的另一个形象,一个网络用户的存在方式罢了。

我想做什么?

既然这个虚拟形象是“我”,是“我”在网络上的一个“露脸的存在方式”,那么想要做的也就是简简单单展示生活,比如学习一项新技能的过程,或是兼职的过程(在不涉密的情况下),就像那些录生活Vlog的人,既然他们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只是用另一种方式去体现罢了。以一个如万千网民一样的个体去存在?我想做的,不过是分享生活,尤其是学习方面的事情罢了。

“我”该怎么“运营”?什么“支撑”着“我”的“运营”?

作为一个“人”,“我”该怎么样存在于这个“世界”?这或许并不是一个哲学问题,更多的说,作为网络上的个体,单纯是一个权利问题。就如同三次元当中,社会成员在社会生存一样。“我”很讨厌一种“潜规则”式的东西,总觉得那是保守主义下把人工具化的打压…就比如整天说VTuber要整活,可是整个V圈的大环境所认知的整活就是局限在:歌回,杂谈(聊天),打游戏这3点,进而就是为了“整活”而“整活”,塑造了激烈的“竞争”(内卷?),可是对于一部分(比如“我”)这样的并不以盈利为目的,单纯图个开心的VTuber,这样的“正确”、“规则”是不是太不合适,太不友好了?既然那些录Vlog的人可以不是很“专业化/规范化”地去分享他们的成长过程,工作过程和生活当中的点滴,那么VTuber为什么不能同样以“不专业化”的形式而分享自己想要分享的东西呢?

或许,V圈会有一些认为不合适的东西,比如这个V不怎么按时开播,又喜欢搞一些兼职合作什么的,“似乎是”不符合V该有的“责任意识”,从而去攻击他,指出他这种行为存在着某些利益关系,是见不得光的!但是换个角度想一想,不管是对于中之人还是V背后的运营团队,都是与你我同样的守法的网络用户,用一个群体所认为的“正确”去限定另一个个体的合法行为,真的就是“正确”吗?或许,很多东西都是大可不必去理会的…

做一些事就是单纯图个开心,单纯用爱发电,并没有考虑那么多,或者想变成某个设定…毕竟,人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更何况V也是一张“网络上的皮”,终究还是个“人”,那么“我”该怎么“运营”?作为个人势的“我”,就是单纯的想成为一个“人”,图个开心而已。而“支撑”着“我”坚持“运营”的东西,不过是想见证自己的成长和在学习方面有所积累吧…

大概会是怎么“营业”的?

就是偶尔录一些毫无意义的学习视频然后放在视频网站上留给自己看吧?毕竟还有谁会看这些呢?强调“自我奋斗”前还是不得不考虑“历史的进程”的。谁让“成长”也是一个只有自己能体会的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