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我并没有留级!!!之所以开始读第三年的修士,是因为我的修士项目是JAIST Mα,即一开始就选择的是3年制Master Course。

那么什么是Mα项目? 简单的说就是:交2年的学费攻读3年的修士项目,其中可以提前申请毕业,在籍期间享受权利与普通M项目一样。所以对于外国人留学生来说不妨是个好的选择!

更具体的请参考学校官方的解释(入学案内(先端科学技術専攻)):https://www.jaist.ac.jp/about/magazine/

【随笔】修士第三年的开始

渐渐地我写文章的频率也越来越低了,不过个人感觉,虽然也不会像之前那样写长篇大论的碎碎念,但是低频率而产生的文章质量还是OK的,或者说相比之前的情绪不稳定输出,现在能更多地去静下心来思考了。 从状态上说,我一直很羡慕SheronW的“高效率”,不论是高中时代的摄入总结,还是留学时期的稳定且高效的学习。而我曾经,至少在中学时期算是也有这个能力的,但噩梦的开始便是大学,以至于现在在日本某野鸡大学院读研,也不能说有好转。

这已经是第三年了,先暂且无视掉我的垃圾日语和英语。说说之前的2年与刚刚开始的第三年:我在来这里的头半年,我不能说山本指导了我什么,但必须承认她对我的关照和包容。那时我依然在遭受着来自垃圾兆本某sb(前任导师)的道德绑架与骚扰+让我继续给她干活的无理要求,仅仅是因为她想博士毕业以及觉得我仍然可压榨,就依然是什么都想让我去做,哪怕我那时已在日本留学。当然,也少不了那个垃圾兆本里其他吃人的屑们的yygq,加上当时水平真的太low还在妄想着继续烧炉子,科研方面理所应当的没有任何进展。因此十分抑郁,以至于连期末考试都没有去,所以第一学期我没有成绩,还极度抑郁。但那时的山本不管是开导,还是关照式谈话,真的在我身上花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而第二个学期,因为疫情,各路妖魔鬼怪都开始行动了,舆论环境还是人文环境急剧波动,我那时也心理脆弱,加之山本居然想干她老本行做生物相关的东西,以及想让我帮她卖东西,我极其讨厌这个天坑!!所以搞得非常非常不好!!第二学期也只拿了几个学分。到了第三学期,她不逼我了,允许我做自己想做的课题,但写了一个月的研究经费申请被她摸鱼导致错过ddl还死不承认,以及后来被那个巴基斯坦傻逼骚扰,且勉强修够了开题学分,各种压力导致我破防了,搞了事情,后来拿了郁郁症诊断,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那段时期不知道山本是什么想法,总之就是认为我给她添麻烦了处处针对我各种理由不让我开始做实验,这会让我陷入困境,所以她要刚我这个INTJ,我只会下意识的比她更刚,最后搞得她放弃对抗了。因此,虽然关系变坏了,但我争取到了主动权。第四学期大概尝试了2个分子,做出来了想要的配合物,之后成功测出了信号,也修够了学分。自己又是Mα项目的学生,还有一年时间毕业,所以也足够做完了,进展顺利以至于10月也基本上只剩下重复实验验证+数据分析了。

我不觉得我的日子越变越好,但越来越充实是真的:国内的同人社团运行良好,国外这边,VTuber计划找到了中之人,也自行解决了很多关键技术问题,甚至开始做自己的周边。认识了几个日本人朋友,几个中国留学生朋友,自己也开始出去旅行,也成功圣地巡礼,甚至国内同学搞得日本公司许可证也准备开始玩一玩…学业方面至少毕业是没问题了,发篇文章+参加2次学会发表也问题不大。相比6年前噩梦的开始是好多了,但眼下我时间利用效率太低依然是个棘手问题orz

日子,终究是要慢慢过下去的。哪怕现在全球经济形式、政治形势、国内的微妙氛围都走向恶劣的方向,但作为普通人,又能怎么办呢??或许能做的就是赶紧找个对象吧,哪怕非常非常难,非常非常有心无力。

这里不得不提一个女生,即经常约我出去骑车/吃饭的那个女生,实际上我也搞不太清楚她的脑回路…但起码有个能陪我聊天的人,也挺好的。。。









去金泽散步的时候的照片,金泽城差不多半年没来了??晚上回去的路上遇到那个女生了,被她叫去吃拉面。结果我先吃完了,但她没吃完,我一个人先走也不合适吧?就在这是,一对日本情侣(帅气男生+坦克)进来了,那个坦克女一看没位置坐,直接甩手气汹汹的走掉了,留下那个帅气男生一脸懵逼,后来他也追了出去…可是,如果我吃完就走了,他俩就可以坐这里了吧??但会被认为是抛弃同伴的人??总之那时的我非常尴尬!!



过了几天,和那个女生中秋节骑车去海边,实际上是被她叫去的,不过夜景也还行

再往后就是莫名其妙叫我出去玩了,但我做实验没时间…


和研究室同学去吃烤肉


散步






金泽站+金泽夜景(于石川县厅19层的展望台拍摄)




又被那个女生叫我带她出去散步,实际上也没地方去,就去了学校附近的辰口放牧场,以及她对我的偷拍…

额外的说几件事:

1.对某个樱花妹的有感而发:因为升学话题而在小蓝鸟上认识的一帮日本学生们,其中有一个樱花妹是隔壁国立大学的,但她并不像其他几个人那样热衷交流。最近才知道是休学了,而且她是从贫困家庭考到国立大学的,因为有精神疾病,自己也不和父母一起生活,更没有钱,不得不先为了生存而休学去赚钱。一边画漫画,一边接商业插画,还一边做着很不好的工作(风俗,也就是出卖自己的肉体),一切只为了看病,上学,生活,去获取一个所谓“普通人一样的一生”。她的动态里除了自己画的极度负能量的漫画,就是字里行间里对自己出身的无奈和挣扎,但还有淳朴的善良“なんかもうみんな生きて欲しいし幸せになって欲しい、本当に。誰かの幸せの裏には誰かの不幸があるものだけど…”对比之下自己真是烂泥扶不上墙的混子orz

2.奇怪的大叔:有个看我骑行动态而follow我的日本大叔,自称是在学习中文,并且也在石川县。经常会相互讨论一下学习语言的问题。但是今天突然开始给我说怎么去风俗店 ,我问他是不是经常去啊,他说不是,只有年轻时候喜欢去…但是又马上发来地图截图,上面标识的店据他所说都有……然后就开始单方面输出所要使用的日语,还特意强调说“一定要说自己没经验是第一次来,而且要瘦的身材好的…” ,虽然是被单方面教了奇怪且没用的东西,但是想着最近实验做的还算顺利,我又总有奇怪的遭遇,也应该抽时间好好学习日语然后根据个人经历改变一部轻小说,说不定就真成小说家了,反正素材不缺

3.阿三是什么鸡巴水平?:花了2天时间审了印度某野鸡带学送来盲审的博士学位论文,差点没把我气死,一句话概括就是写得什么寄吧玩意儿?图和叙述内容对不上,结论谜之生成和图对不上,结构上有问题不说,而且全文自称有大量是数据分析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公式被写出来?就这连国内本科生毕业论文都不如的还想来混博士学位?英语又特么的很不规范的口语,且开篇第一句话就是thank to god…阿三nmd开挂去吧,这特么的能让盲审通过就是真学术不端了

以上,基本上还是以碎碎念结尾了…下次更新应该也是很久之后了吧….

【随笔】死与新生

久违地更新博客,的确我写博客的频率越来越低了orz。但是目前还是想注重质量。加上研究活动很忙,所以一切都变得不像之前那么“多愁善感”了。10月下旬我去了关西旅行,之后就不明原因发高烧,加上没有得到医治差点死掉。因此这一次的题目并不是危言耸听…虽然我的文风越来越奇怪了,有点像是在写小说。但是,之后写的机会也不会像往常那么多了,就先这样吧orz

0x001:故事的开始

我在10月中旬来AEON配眼镜,结果工作人员给我测完视力之后说数据太奇怪了,让我去眼科医院看一下然后再来吧。随后去鹤来医院看了眼科,感觉很应付,就只是测个度数都要隔20天来看,收我2次钱(伏笔1)。



之后猫七在她的群里说想要代购YAMAHAx初音未来的某个琴,但是只能去魔法未来上现场下单,搞的是期间限定(≈饥饿营销)。她想让我去,我一开始也只是随口问了一下,直到后来才发现那个门票价格要8200日元,而且往返路费也要15000日元多,本以为她会给代购费,结果居然是不给!!这还算了,到最后私聊我问能不能用她的垃圾琴顶账??!经过和群里其他人的讨论,我很生气,在群里怒斥了她!!她也理亏,就破罐子破摔说自己穷,不配买初音的琴,我不理解她的苦衷什么的,总之显得我是带恶人。但说归说,我问完门票之后,关西的那个学长说他已经取票了,这样就只能去关西了,也算是短暂的旅行+故地重游。所以也没有想太多就出发了….

0x002:关西之旅

从学校自动机器上白嫖了单程的JR学割,所以在第一天先去了神户,西宫(凉宫春日-圣地巡礼),大阪(参加魔法未来2021)。









来到魔法未来2021的会场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找学长拿了票,在企划展里一边拍照一边在qq群里公开处刑猫七,但是她很反常地没说什么。









虽然是第一次,但是参加的是魔法未来2021大阪场的第一场,也是这次魔法未来基本内容的初公开。单纯说体验的话,就是真的被震撼到了:所有的人都是很有活力的mikufans,年轻人在这样的活动里有充分的话语权,甚至还能表达自己的情绪…这在日常的日本是想都不敢想的。但我也不算是个初音粉,很多歌也听不太懂。只是白嫖了几个免费特典,对比学校附近这个死气沉沉极度老龄化的环境,不得不反思到底是大城市好呢?还是小城市好呢?虽然不久的将来地质灾害也会成为日本面临的一个大问题…









看完live之后和学长告别,临走时他大概说了一下为什么留在日本:起码对二次元来说环境是很友好的,而国内很多方面还是有欠缺…或许真的是这样吧。我一个人去看大阪夜景,就在旁边的政府大楼里。之后回到大阪市区的hotel。第一天结束。

第二天基本上没什么事,就是去了奈良,然后去了京都…之后回石川。









奈良(鹿让我想起读本科时校园里的鹿)









京都。(算是故地重游了,游客少了很多)









在京都站看了看夜景,无聊地度过2小时,随后run回学校。旅行到这里应该画上句号了…









可是,我因为弄不开车门,被迫坐过站了,让列车员给弄了个证明但是校车赶不上了。我好可怜,早知道就在京都住一晚了

我真是太倒霉了!最后让同学去车站接的我。(要请客的)

总结起这次无聊的故地重游(伏笔2),再加上这次魔法未来2021在企划展上的收获(白嫖),难得在日本能感受到一点点快乐了

0x003:监狱学园

我算是周末在旅行,起码不算是在工作日。但是回到学校,就不得不提起一个不愉快的事:某些s逼日本人是真尼玛恶心。我用公共仪器做实验发现软件矫正上有问题,按照学校规定给仪器负责人发邮件,仅仅是描述问题,还考虑到周末我不在特意说如果有问题我可能要晚点才能回邮件。结果被那个s逼回邮件骂我这种事还给他发邮件?有考虑他的情况吗?外加一堆阴阳怪气。现在还要我导师去发邮件给他道歉 。真尼玛恶心,自己研究室都被传是系里劳动强度最大的研究室,自己心理只有AC数?还是我遵守规则有问题了?仗着自己是个年轻正教授就开始看人下菜了是吧,这么牛逼怎么不哔哔你美国爹去?垃圾,吐了!

等我把这个吐槽发朋友圈之后,几个同学都是一猜一个准…可能真的是臭名远扬吧。至少在我后来和同学去买东西时,说起这个人,也的确是这样的。

本以为这只是个不愉快,是个单独的事件。而过了几天,之前计划做中之人的樱花妹说她为了生计移居去大城市了(毕竟换位思考,小城市是真的找不到啥适合年轻人发展的机会,何况现在疫情经济已经崩了!)说是要还电脑。我仅仅说OK,也没有其他的什么情绪波动,毕竟这种事也是没办法的事,自从在大阪体验了年轻人的活力,就一直在内心深处质疑着这极度人口老龄化的环境是否真的有存在的意义?年轻人在这里真的有前途吗??被迫去大城市才是别无选择的吧?毕竟,客观来说,地方城市早已死了。

到了和她约定的还电脑的日子,我先是准备了一份故宫文创的笔记本套装作为饯别礼,一是按中国文化里作为一种祝福,二是我这个不称职的VTuber主催对项目空置而对她的道歉。她真的是一个很认真,很温柔的小姐姐,但又有一丝不安…见面时,她还是像往常一样那样礼貌,只是这次说了很多次对不起…我也只能用词穷的日语一直回复她“没关系”。把礼物给她,她把电脑给我。一切就这样结束了,我的VTuber计划似乎流产了,我的中之人也走了,但是,也收获很多,或许就是:年轻人,也似乎都没有印象中那么不好…

从金泽站往小火车车站走的路上,突然感觉乏力和头疼,以及压抑,失落…突然感觉太累了,还有沮丧。我是怎么了?因为突如其来的离别就垮了吗?等回到宿舍时,我发现我发烧了。
当天硬抗,第二天先熟练的给学校发邮件说明自己的情况。学校说让去最近的鹤来医院,之后汇报结果。

到了医院,做了一个新冠的核酸检测,结果是阴性。医生说我神志异常清楚,和健康人没区别,所以说好好休息就行了。哪怕我提出做个血液检查来确定原因,也被拒绝了。服务态度是真的不行…(伏笔3)到了后半夜又烧到39℃多了,拜托朋友打电话问了石川县发热咨询中心,那边说这也不像新冠啊,再观察观察吧…而到了白天,虽然意识等方面都很正常,可是体温依然很高,不由得很焦虑,以至于硬抗到晚上之后被迫call120,一开始被踢皮球到鹤来医院,那边听了状况就说快去大医院吧,我们医院救不了你了~(又是踢皮球) 最后只能去石川县立中央病院。半夜被同学送过去,因为人很清醒,又有前一天的核酸阴性报告,且没有其他症状。医生只是给做了个细菌检查,结果是阴性。因此也没法说什么了,只能是给开了退烧药让回去休息…周日开始有些咳嗽了,勉强度日,想在周一再去鹤来医院看看。但是周一下午骑车过去的时候心情就非常非常不好,且偶然地错过了最终受付时间,只能再骑回来。体温依然很高。而到了周二,一切症状突然消失了,之后又观察了2天也没有反弹,似乎是完整的恢复了…

可是情绪是真的糟糕,我不知道发烧的原因,医院也没给我做检查,唯独是赚了我不少钱。在日本地方上,果然没有车就是没有腿,驾照果然还是刚需…(我缺时间,不缺钱)

等恢复的差不多的时候再回到研究室,山本谜之开始关心了,说一定要注意身体,以及和日本医生踢皮球对她来说已经是很熟练了,不愉快的记忆更是足够多到让她后来改信中医。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对我突然很温柔,还承诺说下次再这样一定要告诉她,她会帮忙煮粥照顾的…唉,或许真就没有个正常的人。更烦了。

0x004:死与新生

死(描述非生命体)是逝去,消逝,和历史记忆的退散。而在某一机遇当中的重新开始,往往又因为恋旧情怀被美曰“重生”,或是被期望着美好而称之为“新生”…

前段时间我的家乡开了一座氢冶金钢厂,似乎也是国内第一个氢冶金产业化的成果,在世界上来说也是技术领先的,按官方的说法,现在主要在生产核电用钢。终究,一个夕阳产业的新方向在这个小城市落地了…而回忆当年自己在冶金系摸鱼的时候,新日铁和浦项才是这个领域的巨头,而到了毕业之后,这两家都已出现巨额赤字,之前瑞典的轴承钢也被国内几个小厂追平了,再到最后,就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家乡搞了该领域技术最先进的工程项目。既是在冶金行业死亡的时候微小的新生,也是自己决定逃离天坑跑路日本时的一个“嘲讽”,人生就是这样充满意外,历史也依旧是螺旋前进的。一个让自己PTSD的夕阳产业在自己的故乡有了点基于现代科技的回光返照,不知道是死亡宣告还是另一种新生。

与之相对应的是,我在不久前偶然认识了一个向我吐槽自身烦恼的初中女生,就如同N年前和曾经那些“可爱的男孩子”相遇时一样,我依然是一个倾听者兼提供建议的人。虽然不清楚她的具体情况,但是应该是一个符合这个年龄的单纯可爱的女生,哪怕可以列出一堆每个人中学时代都曾拥有的缺点,也掩盖不住年轻所拥有的光辉:活力,单纯,充满理想,生活简单而又未来可期…一切都是既熟悉又陌生,就像破碎的记忆中的点点滴滴一般令人想要回忆。曾经的我是否也是这样呢?或许现在我也给不出答案了。

我问过她一些关于语文课本的内容,才发现一些经典的篇目已经被删了…而又说到学生时代被迫积累的作文素材,似乎也已不像当年以看杂志的形式进行了…毕竟,那已是十多年前了,更何况《意林•小小姐》这样的文学刊也都停刊了。一切都是新的,但又仿佛是旧的,皆物是人非。

和年轻时的自己有关的岁月的痕迹渐渐消失了,或许随着与她的继续相处,也能复活一些旧的东西吧。就如同做一个人的初恋,像中学时代的自己一样高效生活,亦或是没有被信息茧房囚禁与自我内耗,能在生活中感受到温暖与幸福…这些曾经逝去的东西,又在新的机遇当中重生,给年迈而惨白的人生(虽然我才刚刚25岁)增添了一笔生意盎然的夏色,褪去了魔怔洗脑与剥削(天坑专业&垃圾高等教育)带来的阴暗,能对未来有所期待,或许便是古人所说的时来运转。

毕竟,在螺旋前进的历史当中,作为一粒尘埃,又有多少能力去把控自己的未来呢?把握当下,书写未来,是中学时代的一味鸡汤,也可能是此时此刻大病初愈的我的胡思乱想吧…

0x005:月が綺麗ですね

十一月本是红叶季,但今年却是个雨季,连续的阴雨天持续到月底,北陆特色的恐怖雷暴堪比天天看人渡劫。







但是,宛如与这个季节的反差,遇到了像小太阳一样的她。尽管彼此有着太多太多的代沟,但是长路漫漫,哪怕未来还是未知的,也不妨此时开始的陪伴。点滴间的欢喜,倾听,温暖与理解,果真如同温馨的阳光打破着雨的阴沉。愿有前程可奔赴,亦有岁月可回首…慢慢走下去吧。

0x006:光与影/虚与实

没钱给手机续命了,所以从メルカリ上入了个二手NEX6,这样一个旧胶片机一个旧微单足够克服手机依赖症了。以及我是想通过摄影这个爱好能充实自己的生活,顺便提升一下水平…毕竟马上要进入美丽的冬季了。



但是就像光与影的关系,明面上的事总是会对应有阴暗中的一面。就如同虚伪与现实一般…

就如同人们所追求的幸福,个人感觉…实际上是追求踏实感,就像为什么会喜欢动漫里那样的世界一样,或许是因为有烟火气(友善,关心,温柔,理解这些)。何况浮躁的三次元里这些元素也是很难得的,当然是更想在点滴当中能有一些单纯却真挚的正能量给予给对方…简单的幸福。但这样的简单又往往被定性为平庸,并不是什么褒义词(本末倒置?)

再比如,我刚接触网络时的互联网和现在的互联网的关系。那时网络不发达,网络很乱,但只要不刻意接触,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绝对不会让你遇到。那时游戏也以单机游戏为主,而那个年代的单机游戏都是游戏工作者用心开发的,都很棒。另一个娱乐方式就是用电脑看电影,但是那时的电影大多数也都拍的很用心,不像现在这么快餐化…但是电脑终究是台式,学校里学生混日子也是看小说,当年的小说很多都成为后来的经典,比如斗破苍穹这些…现在的学生们,暂且不说这个恶意靠碎片信息输出负能量的网络,就是游戏电影小说什么的都很快餐化碎片化,同样是摸鱼,我们那个年代的好歹有底气说自己完整的有质量地看电影/看小说/打游戏了…现在就太差了

当然,以上仅仅是自顾自的废话。

从虚与实的关系来说,反衬到一个人身上,那大概就是虚伪/虚无/空虚与踏实/现实的区别吧。

就像山本那个奇葩,最近想起来劝我转博。我说我没钱,因为家里嫌我这个年龄都不找对象,把经济支援给断了。她先是说可以帮忙申请奖学金,又说关于被催脱单这件事,她年轻时也经历过,能理解我的感受。因此,她觉得必要时候骗骗家长也可以,比如用她女儿的照片给他们看,说是我找的一个日本女朋友,只要不带到中国去,还是可以考虑这个方案的。可是她女儿仅仅12岁啊!!我当然是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这妈当的太过分了…后来她又说让我考虑我那个VTuber项目,或许她可以帮我做中之人…哪怕在我质疑她的音色不够少女时她还强行模仿初音的音色来和我说话…但终究是谈了一堆废话。

可能在虚无的现实当中寻找真实的关系注定是困难的,就如同当下某些狂热的社会氛围,和一些宛如黑洞一般的深渊…

我想,我还是会读博的,就算是逃避现实也好,还是想挑战自己糊弄个博士学位也好,都不过是在这泥潭生活中的挣扎…

希望能好起来吧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