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我正式开始在能美山上的监狱攻读博士,方向是自旋拉曼光谱,增强拉曼光谱和量子化学计算。现在开始继续自费水博士二年级。。。。

【随笔】台湾之旅

9月初中国台湾地区开放了海外大陆人的访台申请,想着这个窗口期的时效性,以及与相识十多年台湾朋友的面基可能性,就果断申请了。一开始被打回来,让我填大陆身份证之后才开始受理,大概3天后批准了单次入台申请。入台证办好之后就是找台湾人打听一下攻略。羽唯和小萱给了很多建议,就这样做好了去台湾的准备,说实话心里还是没底。。。。这篇文章也只是潦草的写一下。

day 1,台北

趁着台湾开放海外大陆人的入台证申请,以及最近学业进展OK,就请了一周的假来台湾旅行,并且也算4年来第一次回到中国(某省)的土地上。台湾物价比日本略低,但是还是高于大陆的。虽然在台北车站的核心区附近建筑都很现代化也很干净,但是稍微往附近走一些就只剩下破旧但是不脏的街区了。然而台湾的人都很友善,我这次来台旅行主要是靠十多年前认识的台湾朋友在line上提供旅行攻略,而今天在台北接触到的人也都很友善。晚上来台北宁夏夜市吃饭,虽然是很有名气的夜市,但是规模来说也就是本科学校旁边美食街的2倍大小。可是这里浓烈的市井烟火气却是在日本见不到的,更没有在日本生活久了的压抑感,非常温馨和熟悉。食物也都是典型的中国大排档上的特色,比如鸭血臭豆腐。由于我北方口音相比台湾普通话有明显差异,烤肉摊的老板给我送了一串,虽然食材还是澳洲进口,但中国味的口感远不是日式烧烤能比的。在台旅行的第一天非常赞





day 2,台中

实际上是想去台东的,主要目的是火车环岛。但是由于前一天南部刮台风,再加上台湾的连假,车票极其难买,就只能去台中了。台北→台中,又是被车站更年期售票员恶心的一天。态度很差还故意给换了个垃圾车的车票。



来台中订个旅店还遇到骗子了,line上找我要照片,后来干脆换了一家。下午在台中车站换车票时,那些更年期售票员依旧一副丑恶嘴脸,让人很不适。在台中车站旁边有台中车站旧址,现在改建成展览馆了,路过时里面还有免费的万代模型展。而车站另一边有个女仆店,也是今天感觉最不虚伪的地方。里面的女仆先找我搭话问我哪里人,我说大陆的但是在日本留学。这时又开始问是大陆哪里的,我说内蒙的,结果对方开始尬聊蒙古地方…直到我纠正说是绥远,她才搞明白具体地理位置。那几个女仆说自己在打工赚钱以准备11月来日本旅行,不过预算不多想分期,就也尝试申请不过只申请到1w新台币额度的,基本用不了。找我咨询了很多日本旅游攻略,谈到日本是否方便移动支付的时候又说自己没台胞证搞不了alipay,台湾当地的在日本又基本上用不了…这时其中有一个女仆说错话了,说很羡慕能在日本留学,感觉大陆留学生比较友善,但是又从网上看大陆人好像很敌视tw人,我说现实不是这样的。她这时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下意识捂嘴。然后被女仆长叫走了,之后就再没女仆找我聊天了。彼此之间的友善都能感受的到,但是有些话题却依旧是绕不过去的,在这种讲究“营业”的地方能不那么“营业”去单纯的聊天,也算是个特殊体验了。












day 3,高雄

台中的女仆和我说推荐我去看看高雄的动漫节。路过高雄正好有去动漫节,很多日本出版社的繁中官方展位都有,不过高质量的展位要持身份证才能进,我拿大陆身份证成功进去了。





当然也有遇到愿意让拍的coser…。(侵删)

晚上在车站去六合夜市


day 4,云林

今天超级爽。上个月在业余时间开始做个人势虚拟主播(挂自习室不影响工作),然后也渐渐认识了一些同是个人势的底层小V。今天从高雄出发坐高铁去拜访最近认识的台湾的VTuber,受到了非常热情的款待。我们一起品尝了当地的市井午饭,麻薯和路边摊的小吃。之后一起去了咖啡厅相互讨论了很多做V和同人创作的事 ,不仅特别聊得来,还学习到了很多个人IP的运营经验。此外,基本上都是对方在付钱招待,在感受到热情和友善的同时更开心的是能遇到这样单纯的创作者,不过分看重盈利而专注原本的内容创作,算是当下V圈难得的一股清流了。准备走时台V朋友说要赠送个人势周边,便去其住处拿,还帮忙约了去高铁站的车并代付了车费。真真切切的体验到了“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也十分羡慕这边类似日本的创作环境。








晚上去了高雄的爱河,坐船观光,夜景还行(Google pixel 6a 拍摄)。





day 5,高雄→台中

高雄动漫节的最后一天,人还是很多的。



然后偶然被推销了绘画课程,就花钱买了,虽然大陆身份证可用也可人民币结算,相关合同也很正规。但是还是感觉怪怪的…哎

到了晚上想回台北,可是假期根本买不到票!!!高铁从高雄坐到彰化,然后彰化到台中。直达台北的票完全没有orz


day 6,台中→台北,台北市内

双十,早上买到了台中到台北的新自强号的自由座,今天台北故宫博物馆免费参观。感觉很棒!!







晚上去台北市内散步,主要是在中山站附近。然后去了国父纪念馆,台北101,总统府,中正纪念堂。。。很多照片没办法发,也不好评价。故也不多说了。但是对我来说,是十分独特的旅行!!也是特殊的一天。。。











day 7,台北-桃园-台北

台湾旅行的倒数第二天,也是充实的一日。今天和相识十年的台湾友人首次见面,受到了热情款待。和他相识的经历实际上有点曲折,最早是读高二的时候有个台湾骑行者环华骑行路过我家那边,我陪他骑了一段。后来在他骑行东北时这次这个台湾友人则从台湾飞来与他结伴骑行。也因此我们间接认识了,并在高中时也给他寄过信。但是真正的见面则是十年后的今天来台湾旅行时才有的机会。早上在台北车站不远的地方见面,随后坐他的车去了桃园的2个中学看他教学生骑独轮车。一方面是真真切切的体会了这边中学生的体育课,同时也有对中学“久别重逢”的感慨。我们相互分享了很多故事,例如我在日本留学和旅行的事,以及他曾经在海外做中文老师以及更早在金门当兵的事。此外也聆听了他给出的很多建议。下午解散前又坐车在台北的主要地区“自驾游”了一下,感觉非常好。相比前几年的浑浑噩噩,现在及中学时代才算稍有充实生活的正确方向。这次不以景点为主的台湾之旅,也算通过深入体验日常生活而有了别样的收获。晚上在台北看夜景,非常不错。









晚上也去了夜市,但是对比之下,vivo的镜头可能寄了,pixel的算法是真的牛逼!!

day 8,台北✈日本


最后一天,旅行结束。日本某机场海关的屌丝工作人员是不是有病啊,入境就我一个大陆人然后就只查我行李,好几个人聚在一起把我买的本子都看完了和我说没事我可以走了,真下头。

【随笔】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迟至今日,方才按下这些字,原欲撰写日本生计中之“恶”,细思之,彼岸之恶亦非吾辈所未见,国内本科时光亦有其影。如此推迟两月有余,直至近日始有余力细细抒之。

初涉V之途,起初为引流而玩原神,其间感悟颇多。人生若行旅,纵有千百事,终不过过客。太过助人,过于责任,往往自取沉沦,或陷他人是非。互联网上的口舌之争,不过是耗时费神之举。世间能改者寥寥,所能者唯有选择与筛选。人生路上,繁复纷扰,不如自简,善良与慧眼挑选交往之人,方能悠然自得。

七年矣,自本科起,信以为真“主流声音”中之“乡愚”,追随“宏大叙事”,自诩应对“专业”有所作为,不惜卷入,仅以符合“优学子”形象。历经室友、学校诸般算计,至日本,依旧盲从,遭受坑谤。从“恶”出发,彼等或论中日孰优而肆意争辩,或对华论文存有成见。教育之中亦感歧视与“恶”。然这非独外人之困,日本人自困于各种潜规则。如此种种,令我忆起少时之愚蠢惩罚与辱骂。然而,城市化背景下之交往,多基于尊重与平等。而乡愚主导之地方,则充斥着更甚之“恶”。

但问此“恶”,能改乎?我谓不可。行此之人,不过显其本色。无机今日,来日必寻机以显。人性本善,不过自欺欺人之说,恶或许才是人之常态。

改变无望,然筛选尚存。自见过善教之师,亦见过害学之徒。经历过多矣,于“助人乐”之苦后,对熟悉环境已无留恋,于无关无益之事已不再投入。至于此,反觉轻松。

1
2
3
4
5
6
What you do, do it perfectly
Ask why when you do something
Get things done, not to delay
Make a checklist for the process to make sure no mistakes are done
Publish or Perish
Always have plan B, have high risk hunt but also don't get hungry

如玄之说,身弱者,勿做气低之事。能量有限,自守自用为上。PhD之路虽未卜,然依友言:尽人事,听天命。尽己所能,已然足矣。世间匆匆,何需执着一时之迷惘。

【随笔】开始种菜啦

11月初开始,由于日本这边蔬菜价格涨上天了,我决定自己种菜了,相关视频发到B站,用来水视频



播种一个星期,就被冰雹砸了,呜呜呜。。。。

【随笔】 从梦中惊醒

回想过去8年来的一切,宛如昨日又充斥着各类痛苦。8年来一直反思着为什么当初会那样痛苦?错误究竟在哪里?是因为我当初住那垃圾学校宿舍被所谓“农村人淳朴”的刻板印象害了?还是说低估了基尼系数差值达到0.8的客观影响?虽然本科的最后2年似乎是有那么一点收获,但是懒散和陷入恐惧的每一天又有何收获呢??从结果上说无非是让某些垃圾教职员工获得了能发论文的数据,再加个反面教材前女友,以及运气否极泰来莫名其妙旅游签证成功直考了日本现在这个学校。

然而,入学后被继续被蹬鼻子上脸,继续本着“学生思维,千万要听老师的话,不能让人讨厌”的奴性尝试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这样以地试秦去讨好,进而被变本加厉的剥削。到后来,开始了混乱的应付和虚空玉玉通院。哪怕是在最近的1.5年算拨乱反正了,也改不了过去那几年的“荒废”定性。

但是,为什么呢??就像我一直很讨厌日本的这个社会环境:不管干什么都要遵循所谓“常识”一类的“潜规则”,然后要去rp去讨好里面的所有人。换做我自己的身上,不就是所谓“好学生思维”吗?对于等级比自己高的人的恶意刁难要“当作是一种历练”,要“感恩苦难”,“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让世间的一切维度都塌陷到“做题”和“好学生”这二维当中,以此为纲的结果就是充满奴性于是就祈求讨好的懦弱之辈。和舔狗不得好死同根同源,β male罢了。更进一步的,便是随着沉没成本的增加,愈发的开始通过自我欺骗来pua自己,安慰(欺骗)自己一切都是正确的,没那么好还是因为“自己不够努力!”。。。。

梳理清楚,这场春秋大梦也该醒了。就如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空想没有任何意义,空想太多就和精神分裂没区别。在“拨乱反正”的这1.5年,或者说直到最近,这方面的改善倒是有个例子:

之前我对山本有点软弱,也因此被拿捏了很久。而11月初修改之前投的那篇论文,一共2个审稿人给提了10个问题。第一个审稿人还是挺认真的,问的问题也好回答。第二个审稿人问了很多关于DFT计算的问题,乍一看很专业,但是仔细一想似乎完全是不懂装懂,居然连相对论赝势都不知道,而且也不懂体系的自旋贡献。。。就这样拉着山本熬了几次大夜,勉勉强强把第一次返修回复了,把她也折磨的半死,且拉着她卷把她拖着的稿子写完了。

虽然理论上是能稍微休息一下了,但是也不过是形式上相比之前好了那么一点点,甚至还是会像之前一样下意识地去幻想自己可能会取得怎样的尊重与成长,癔症罢了。真正让我在这场噩梦中惊醒的是我那IMUST稀土08级的学长对我的开导。起初是他带他老婆从美国回国探亲,中途在东京停留3天。在11月中旬的劳动感谢日一早,他微信上给我发消息说来日本了。正好当天是日本的假期,就火速坐新干线去找他面基。学长2口子不仅请我吃了和牛烤肉,还一起在银座逛街。我和他也在这个过程当中相互讨论了很多。



关于人的高低贵贱是由社会文化和规则决定的。而客观来说,这些社会文化之间也有贵贱之分。例如现在都在骂俄罗斯,制裁俄罗斯。可是那些制裁的结果实际起到多大作用?乌克兰已经被打烂了,没个100年也缓不过来。那么,像日本这样站在所谓国际法规则的高高在上的一方去严厉批评俄罗斯,有什么效果呢?影响俄罗斯达到基础的目的了吗?在资源有限,竞争激烈的现实社会当中,文化和规则是约束自己的,而不是约束更强者的,相关案例早已被历史一遍遍地书写。就像俄国人武德充沛,物质生活上躺着也能靠资源过活了,就算综合国力现在不行,但是努努力去抢资源,去维护自身周围的秩序,也是能做得到的。而日本呢?二战后就是条断脊之犬,没有什么国际话语权,只能通过“定义”某些行为,然后玩文字游戏来让自己处在高高在上的那个位置,但实际上不过是像阿Q一样罢了。至于另外2个大国,已经是当代秩序的缔造者了,也是经济增长的两极,便不多说了。

更进一步,为什么日本社会文化和规则就如此压抑呢?本质并不重要,因为我是外国人,没必要故意卑躬屈膝地去融入日本,被日本人批判。做个α male,站在对方勉强能挺直腰板毫不畏惧才是重要的。规则再怎么说也是商量着来的,而不应由某个并非强者的家伙自定义一套乱七八糟的东西来决定。虚伪的日本是这样,黑暗的国内学术圈也一样。给不该有议价权的人当奴隶,那之后发生的事也必然配得上这样的奴性。何况是一个知小礼而无大义,拘小节而无大德,重末节而轻廉耻,畏威而不怀德的以牛郎罗兰为优秀榜样的文化遵循地呢?而且日本这样极度讲究形式主义,形式上一定要好看和符合“定义”,而非实用主义的封闭地方。本就与自己性格不合,也没有去期待它能变好的必要。停止内耗就已经是分内的事了。

关于未来还是要长远地看,想发展还是喜欢那些接受创新且务实的地方。而在此之前,回到个人成长的上面。之前几年以至于现在都走了个很不好的弯路就是过度去争论所谓基于“定义”的东西,例如幻想导师给什么资源,或者别人必须理解我的辛苦。然而,客观来说,这些都是没有意义的。人的经营就像产品一样,技能和效果才是最终的表达方式,让自己增值,让自己满意,就已经是经营好自己的捷径了,更何况本就由不得别人来“定义”,没必要那么有奴性。

说起来关于本科的恶,学长则是觉得没什么,一方面是他那一届同学都挺强的,再加上赶上上升期,毕业后奋斗一下都有不错的发展。另一方面是当时掌权的老师水平都可以,都是很不错的人。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本科的影响也越来越小。但是他说本科时期和高中时期一样,都是塑造三观的关键时期,尤其是对异性的祛魅,但并不是做题的延续。我虽然错过了那个找对象成长的时期,但未来更要抓紧机会,对自己好一点,build muscles,be a α male。而关于找对象或者找人相处什么的,一定要往上看,万万不可以隔着屏幕去当incel。对于接触到的异性,先想一想如果在三次元里会怎么认知她?再和身边女同学比较一下,然后再考虑要不要继续接触,免得像舔狗一样被牵着鼻子走。


最后老哥给我报销了新干线车票,我们愉快的告别,也结束了相识5年来的首次面基。以及,这该死的噩梦,也终于是到了梦醒时分。

【随笔】11月的光与影

实际上只有2张照片,记录这短暂的秋天

【随笔】4年多以来的第一次回国

香港之旅

在12月初我收到了论文的二审结果,一个审稿人问了2个巨傻逼的外行问题,另外一个审稿人则是直接接收。编辑那边说让修一修格式准备个TOC,按照其他教授的说法就是大概率稳了。但是也很奇怪,12月中旬的时候有着强烈的想要回国的想法,问了一下山本她也给准假了。(当然另一个主要原因是赶上欧美和日本的新年假期了,就算投稿编辑估计也在休假)。于是就火速买了往返机票,大概间隔18天,5万日元多一点,开始了这4年多以来的第一次回国探亲,也是人生中第一次入境香港。

当然,这一次并不是单纯回国玩。主要目的是在HK开个银行卡,以方便我之后在各国旅游用,毕竟国内银联卡境外取现太难了。其次,也要回一下乌海处理我之前的那些不用的银行卡,顺便激活我自己申请的中行星空信用卡。也因此首站是HK,之后在广东待到考研结束之后再回内蒙。

我从大阪出发飞了4个半小时,在夜空中看着大陆海岸线这边的夜景(广东省沿海城市夜景)时就有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安心感,或许对我个人来说这的确是一种“归属感”,既是地理上的,更是文化上的。

到达香港国际机场之后由于学生卡给卡在钱包里了,一时半会没找到,就误以为是落在飞机上了。找了机场的工作人员去找,但是没有找到。重新摸遍全身才发现在钱包的角落里…从机场去市区是很方便的,只要用微信扫码就可以坐轨道交通了,虽然并不便宜就是了。香港的夜景还是很棒的。





从中环走到特区政府总部,HK的街景至少在港岛这一边还是很棒的,夜景也自然不用说。随便拍拍就是经典港片中的繁华。而坐地铁到了九龙,则只剩下破旧的大楼和充满烟火气的市井小街。虽然割裂,但是井然有序。我当晚入住的是旺角附近的一家hotel,一间房大概10平米,要600多港币。由于入住时使用的是中国护照+三井住友的信用卡,被前台问是在日本工作吗?我说是留学,对方也只是寒暄了几句就没有再问。但是态度还是很友善的。

第二天一早先是去楼下麦当劳吃饭,我也不太懂HK这边还餐盘的方式,旁边坐了个老妇人,说着听不懂的粤语,但是非常友善。看手势是让我放在桌子上就好,所以我放在桌子上就走了。HK的麦当劳相比日本的价格是差不多的….对岸的HK高楼大厦,对比这边就显得很新了。但是赶时间就没仔细看,以及也没什么好看的。由于我是提前预约的中国银行(香港)在旺角附近的深水埗附近的网点,去了之后工作人员态度很好,我也准备了留学材料等,柜员一看我是在日本读博,并且之前也有用乐天证券体验过一段时间理财(和雅音酱一起),就非常顺利的给我开了户。而在下午,我也是按照预约去了汇丰银行在附近的网点,不仅要排队,女工作人员也有点爱答不理。但是轮到我之后招待的都是男经理,态度很好,可惜现在HSBC现在对大陆人只接受通行证,用护照不能开,于是就离开了。

虽然最后是网点是在深水埗附近,但是走到香港西九龙站对我来说也不是很远。毕竟香港真的不大。途径几个居民区看了那边摆摊的集市,感觉和大陆的差不多,不过似乎只有老年人在那里,年轻人都看不到(应该在上班)。到了西九龙站,海关也只是问了我为什么用护照通关,从哪来的这些,就轻松自助过关了。然后坐复兴号先去深圳北,再去广州南。

广深之旅


深圳北附近拍到的和谐号动车组,真的是时隔4年多第一次再见!待了一小时,就继续去广州南了。

我租住的公寓酒店在广州南站附近,这是A阿姨建议的,她说这边价格会便宜很多,交通也方便。然后头3天100出头,最后一天另外算的140。这个住宿价格和品质,对比日本和香港真的是太便宜了!!但是南站这边也真的是没啥人流量。这几天的伙食也完全靠外卖,又便宜又方便。


去了号称广州秋叶原的动漫星城,以及广州塔,但是感觉也就那样。当然范围还是很友善的,可不是日本那边的冷漠能相比的。本来还想和七夏浅笑面基,但是她说她不愿意单独和男性网友面基,就没有见面。在广州玩的攻略我也问了莳椛和之前留学时的广州女同学,但是她们给出的建议无非是著名景点去看看,但是我那几天在处理实验数据,也就没怎么逛。

就这样,在广州待了4天(家里蹲),便坐复兴号去深圳了,毕竟第二天要从深圳飞乌海。





这里说个题外话,本来是想在深圳和我小姨(CUHK硕士毕业,比我大一岁但是大一个备份)见面吃个饭,但是好不容易到周末了她又公司临时团建没时间见面。此外还说自己是属于体力很差的女性,逛街半天都要缓一个星期。..虽然最后还是没能见到,但并不影响我们的关系。也有可能是因为我俩也可能是因为学历相似,从十多年来一点都不愿意交流变成了当下唯独彼此交流的亲戚。毕竟她一个人从内蒙的村小学开始,一路靠自己努力考到HK,再从深圳转行工作,真的是不容易也很难被身边人理解的。就算是有相对好一点的心态,莫名其妙的压力总是时时刻刻的冒出来。。。从深圳飞乌海一切顺利,用二维码能应付所有的交通,非常的方便。价格相比日本也是很便宜的,感觉自己的购买力也得到了提升。

回到乌海

回到乌海先去中国银行激活了信用卡,过程也很顺利。晚上和我弟一起去吃烧烤,味道相比大学时或者小时候的味道是相似的,但又完全不一样,总觉得差了点什么。至于价格,基本上相比我离开国内去日本留学时是涨了50%+。听乌海当地人说是因为餐饮越来越卷,很多店为了提高份量而牺牲了食材质量,随之而来的是价格的上涨。不过比起小时候的夏天,烧烤店里看起来人很少,只有2-3桌,客流量少的可怜。老板的服务态度相比之前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总觉得这个城市的氛围比起我读书的时候颓废很多。

烧烤

火锅

第二天中午在家吃了火锅,肉也是牧民送的,质量非常好。不过此时的我的饭量已经变成了日本人的饭量,而且特别容易焦虑。吃完饭就开车穿过乌海湖大桥,绕着穿沙公路开了一圈。那里还是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当年过了桥就有的沙漠,如今已经被土壤化改造得几乎消失了,要开车到沙漠公路的入口处才有一丝沙漠的边缘的样子。而顺着沙漠公路的小路往湖边开,则有一个小村落,更远处有一个通往市区的浮桥(但是冬天关闭了)。硬件和基建来说还不错,只是几乎没有人…

骆驼

返回市区度过了无聊的一晚,因为我研究室退学的同学说过几天要来乌海。至于他退学也是很可怜的,本来硕士期间第一次做完实验申请学位,被老板以个人感受的无理理由:累计实验没达到2000小时而不让申请。那时他尝试考了一次其他学校但是没考上,然后只能延毕。半年后再申请毕业倒是没有被卡,老板也比较用心的帮他改学位论文了。为了续签证就只能学内进学来读博。然而,本来应该一切安好,又因为学校信息中心莫名其妙把之前账户的东西都删了,他的数据分析也就因此遗失。一开始给了他一周说恢复数据,但是那周他说预约做其他事了,没时间弄。随后两人爆发了冲突,他是恢复了数据,而日本人则无中生有添油加醋一遍威胁说要撤销他学位,一遍诬告说他肯定捏造数据了。因此只能退学,并且在退学前把相关证据提交给了学校投诉了学术骚扰。实际上在这个实验室,每个学生都经历过这种莫名其妙的学术骚扰。刻意的制造苦难不知道是在发泄什么,或者能有什么作用。但可以明确的说,这只会制造问题和仇恨,环境也不可能好。我是因为眼下论文马上要发了,以及还有一份未发表的数据,实在不愿放弃。负责估计我也跑路了。导师人品不好而硕士学位对找工作足够时,何必再像小学生一样耗着呢?只是眼下跑不了,不值得跑,更应该“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的时候,逃避反而不会解决问题。

回到家的第三天去了巴盟农村,我姥爷家。因为这是5年来第一次回去了,他很高兴。而此时的农村,虽然还是老样子,但是村里修了水泥路。距离不远的公社(主商业街)开了几家相对大一点规模的超市和服装店,然后也有了快递代收的业务,甚至还开了一家水产店。而沿着这条路走,出了加油站,还增加了一个加气站,相比十年前是好太多了。但是,记忆中的碟片店和理发店则倒闭了,原本繁华的街道也基本上没人了,当然村里更是没人….

从农村回到乌海市之后,我的高中同桌从东京回乌海了,约我晚上吃火锅。一起吃饭时讨论了日本学术骚扰这件事,他说以他在日本打工好几年的经验,态度必须是“咋呀?你来把我开了!”必须强硬,否则就会因为看起来软弱变成被80的对象…而这也是它们社会中贯穿学校和职场的陋习,不讲理,但又无法改变….

之后一天的下午的那同学飞到乌海了,我又让家人开车把他送去我高中同桌开的电竞酒店(投资35万,到现在没回本…)办了入住之后带他回家里吃饭,羊肉牛肉一齐上让他吃爽了,而我因为晚上和日本那边有视频会议,就没有招待。家里人开车带他去山里和沙漠里玩去了。虽然晚上的视频会议进展不错,我的副导师也给了很多建议。但是某个人仍然要坚持“诬告”和告那个退学找工作的同学。那我就只能维持正义,协助召唤铁拳了。

与此同时,家里之前干了10年的那个矿要封矿了,又要去转移机械和废铁,一下子就变得忙上加忙…虽然如此,但好在家里目前是给化肥厂供货,收入还是有保障的。加之之前的债务问题也谈的差不多了,公司也愿意支付了…并且在中午的家庭聚会中得知亲戚那些生活也都经营的很好。尤其是我堂姐和堂姐夫,2个人在乌海月收入在2万出头,也是他们努力奋斗十多年的结果。在这种对比之下,一方面是相对轻松找到的获得不低于日本的购买力的工作。另一方面则是家庭幸福,周围人幸福且正能量….越是这样的对比,日本的压抑和厌恶就越明显,也越没有性价比。可是,我家是这样,这个环境真的是这样吗?整个2023的大环境大家有目共睹,虽说家底厚,但用幸存者偏差去概括一切,终究不是个正确行为。


旧机械,也是好几年没见了。然而这里又马上要封矿了,又要转移…

之后带同学去了拉僧庙,实际上是因为附近那些自然风光也就那样,没其他什么能去看的了。当然这个没门票的景区还是不错的,简单拍了拍效果还行。




拉僧庙

之后开车带同学去了沙漠,久违的沙漠,依旧像离开时那样壮丽。但是也减少了几分荒凉,因为土壤化改造和光伏/太阳能基地的建设,沙漠里更有生气了。听附近的人说,目前沙漠除了成功应用了沙漠稻,也开始了沙漠蜜瓜的推广….对比日本那个能源结构和物产,真的…中途在万达吃必胜客,那个服务员问我们味道怎么样,同学只是提了点微小的建议,然后就直接叫后厨免费给我们重新做了一份!这个服务态度真的相当不错了!!甚至在日本都没有遇到过这样好的服务态度(反而因为是中国人,被歧视的很多),人文方面还是在进步的。



乌海湖和沙漠

之后同学回山东了。我则是好不容易有了自由活动的一天。我先是徒步去了初中门口,一切还是老样子。然后穿过钻石广场附近那条商业街,曾经奥林超市的地方已经被另一个更大更好的超市代替了,而那几家老店依然还在。不远处是我的小学,也去了小学门口的那家炸串店,从小吃到大,物价居然没涨!老板还是那个老板,但口味已经不是记忆中那个味道了。又走到了乌海书城,装修得很好,自习区扩大了,但感觉书籍比当年少了很多,有一种石川县立图书馆的感觉。之后走过了旧的购物中心,如今里面可以说是很萧条了,早就没有了往日的烟火气。穿过旧的建筑,进入商城后面的旧步行街。曾经这里可是人流量巨多的地方!入境只剩下几家买食品的小店了。其中有一家步行街的炸串,可以说是乌海最早的炸串店。我至今还记得小时候我妈在附近的服装厂工作,晚上下班回来第一次路过这家店,口袋里也没几个钱就一共买了几串豆腐,然后拿回家带给我们吃。虽然随着经济的发展渐渐常来这里了,但是早年那份真挚而又单纯的母爱和亲情仍然记忆犹新。走过商城的旧街道是附近的鞋城,但是目前看来也差不多没剩下几家还开着的店了。毕竟现在网购牌子货又方便又实惠,老一代的开店卖杂牌/廉价货也留不住多少客人了。至于再之后的手机一条街似乎没有变化,而新开的万达也没多少人。当往回走时,走过了一中的门口,才发现母校的氛围已不如当年那样轻松了,目前似乎改成了全封闭式寄宿制高中,引进了衡水模式…

虽然我能用双脚走过的地方不多,也很难通过这种走街串巷的方式去怀念到旧的事物。但是,这个城市一边给我带来温馨和安定感,另一边又让我觉得衰败。这几天以来似乎就没见到几个年轻人,就算有也不是在上学就是在上班…小城市是有一些工业项目,就收入和稳定性来说还可以。可是这些并不适合我这样的专业,或者说读了研究生的真的不适合回乌海,根本没有用武之地。哪怕这里一直可以心安理得地轻松躺平,我也意识到这再也不是记忆中我的故乡了,也不是之后我能回来的城市了。

乌海市区

国防公园

晚上和高中同学出去吃饭。一个是内大计算机硕士毕业后考了乌海的电业局,目前待遇还行。另一个则是当年去读了三本土木,毕业后去塔吉克斯坦施工3年,赚了60w回乌海买了车,现在先报了省考,考不上想在乌海做点小生意。他们都是本地人但是家庭能给的支持并不多,而如今这个样子,有房有车有存款有收入,在小地方真的是不错了。也是吃了读书的回报。而选择像他们这样在老家躺平,或许也不是什么太差的选择。他们给我的建议是努力读博,但也别一棵树上吊死,遇到坑货别忘了自己有个随时能回的家,以及在这里还是能有所作为的。听起来心里暖暖的,对比前几天遇到的另一个和未明子一样的学长,还是这些已经经济独立的人更成熟稳重。

返回日本

在国内的时候凑巧躲过了石川县的大地震,也避开了羽田机场的客机相撞事故。而在1月6号晚上从银川中转上海飞大阪时,机场公共区域都提供了免费的饮水机,免费的充电设备,卫生和硬件真的很不错了。而等飞到关西机场,氛围又变得压抑起来。或许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吧,一切都是充满了无中生有的焦虑。只是这一次,参考教员在几十年前给出的答案,以及之前的实践,同学家人的建议。实事求是,把握当下,兴许能改变之前的虚度和无妄的焦虑,让一切能有个好的“重新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