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九月…

按中国以往的节奏,新学期是从开学后开始的;而按照日本的节奏,新的起点不在于新的开始,而在于旧的结束。往年上半学年的结束是在9月,故这个9月开始,我也正好算是来日本满一年了,进入修士二年级。(注:我入学后申请了Mα项目,学制3年)

9月初期基本上是没什么的,哪怕对我来说仿佛又回到了大三时期,又是一个改变局面的过渡期…

夏季集中讲义

夏季集中讲义一共选了2门课,一门是材料设计,另一门是社科类的创造论,需要小组合作。不过和日本男生组队也算很融洽的,如果是和樱花妹组队,那可能早被排挤死了….另外,由于是线上课程,小组合作所用到的在线平台真的非常赞!!主要有:slack,mural和Google在线文档,视频会议软件是WebEx。在国内的时候关于在线的这些实用软件,除了那个很不好上手的Notion,质量很尬的Mubu,再没什么其他值得用的了。虽然懒懒散散的,但是也没有啥成就,学分也是只拿了一半,因为我日语实在是不行而进入疫情以来,所有课程基本上都是日语的了,英语授课少之又少…欠下的东西,终究是要还的。这就让我又回想起了当年在垃圾兆本的记忆,恐惧从记忆中袭来。又想到幼驯染和雅音酱今年也都高考完进入大学了,之前还有那个感觉不太好的巴基斯坦人的套磁,似乎一切都是在按照过去的轨迹所重复着,而我早已受够了!!!为什么还是快乐不起来呢??

某天遇到了上次联谊带我去的老哥,他向我转告了那俩女生之后对我的看法:十分糟糕!!明明她们在努力找话题了还拒绝交流,事后明明都独处了,却依然不要微信!这就是明显看不上还要表现出来!!再没有以后了!!这样的男生超差劲的!!…..按照那个老哥自己的评价是我太不会把握机会了,多多少少也要对女生主动一点才行啊orz

或许是这样吧,谁的人生不过是大梦一场,终得一个“空”字。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展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不过好在开学后再修3门课我的学分就够开题了,想到这里也会轻松一些。北陆的日本人,果然和《花开物语》当中是一样的啊….

风景

在9月初的某天散步,在七つ滝附近遇到一只螃蟹,然后一直对我持这个动作,攻击性看起来很强,欺负了一下沿着河道的石壁逃走了…


然后某神秘快递到了(我高估自己了….)


继而某日,下了一天雨 ,晚上实在无聊又没地方去,就只能徒步去白山比咩神社散步。虽然晚上神社没人,社务所也关门了,而且表参道十分阴森(附近有熊出没),但是在日本文化里神社只要过了鸟居就算神域,冷冷清清但也算安全,拍拍夜景还是可以的。没人参拜的神社总有一种博丽神社的既视感,还会有一种仿佛进入幻想乡的宁静感,作为 老鼠人实数开心辣



隔了一天,在沿着学校后面那条土路散步发现了一个阴森的洞,大概是防空洞一样的东西?不过太阴森了就没进去看,附近还有奇怪的生物脚印 。没有采购物资所以开始消耗从日亚上买的日本版压缩饼干,味道比国内吃过的90/09/13功能/16功能压缩饼干好很多,但是价格也贵很多很多。日本连个军粮圈子都没有,真要是来大的了那么连压缩饼干都吃不起了

而在周末时,又想起神社的夜景,就在雨天又去了一次





石川的秋





某日下午比较有时间就去海边散步,海边很多看海的人,海滩上有很多沙蟹,虽然天气不好但是很宁静。之后坐JR去小松换眼镜镜片+采购食材(AEON的澳洲牛肉价格很诱人),不过在小松站附近等校车时,总被风俗店的服务生问“小哥要不要来玩orz”,果然经济不好连学生模样的人都不放过了啊(=_=)







![](http://liefenghexo.oss-cn
0beijing.aliyuncs.com/6/IMG_20200924_175753.jpg)
中间发生过一件让我感触挺大的事,就是抗压吧破防事件,有之前戒赌吧破防之盛况。我有这么大感触是因在身边作为NPC观摩过类似的事。虽说赌狗自作孽,但是恋爱寻家风很正的对象,比赌博更赌博;找敲骨吸髓的对象,比赌狗更作孽。网上火了之后又被重拳出击控评说都是男方的错。就好像截图里,妹妹:“哥,咱家有钱了(我和爸爸妈妈没家了)”是喜事一桩一样。多行不义必自毙,娶错老婆毁三代(作为旁观者的结论)

9月依旧是雨天,学校的玻璃上有只螳螂在避雨,看起来好可怜

人间

人间、千面….这并不是指白露社的galgame名称,虽然steam上的国产galgame近来的确不错,剧情不长但是质量不差,不过这里的“人间”是日语意义上的“人间”,即我的身边人和身边事。

我在月底的汇报组会中做了关于自己研究计划的汇报,先前山本说让我先给她看一下PPT,但免得麻烦我就避开她了,以值于她十分不安…但出乎意料的是,或许是因为逻辑清晰并且做了很多先前工作,有一些好看的数据和理想的结论,ozaki对此很认可,所以我的研究计划算是通过了~

作为我的导师,山本一直想让我在她这里读博,趁着研究计划确定之后就顺势给出很好的承诺,但我的回答踩雷了:“我是很想读博的,可你是女老师,我前任垃圾导师也是女的,我还要观望一段时间,毕竟很害怕你会变得和她一样….”结果她一下就生气了,说“你知道你这样说我是很不礼貌的吗!?我虽然不清楚你前任那个导师具体是什么屌样,但是我肯定和她是不一样的!!”…果然和女性相处的雷区就是拿她和“前任(角色)”对比吗,甚至提起“前任”都会炸毛呢…虽然她是挺奇葩(乙女)的,但在学术和生活上依然是个单纯的人,毕竟yukihiro ozaki组毕业的,依旧和ozaki、itoh等顶尖研究者关系异常紧密,研究设备也很ok,哪怕天天说研究室没经费,该给学生的LA/TA工资和研究用的各种软硬件购买是毫不含糊的。放养和尊重,使得幸福感还是可以的,除了不好找对象…但仍然是与国内传销式生化环材培养方式形成剧烈反差。

题外话,从我的角度看山本是个女子力很高并且有一种傲娇属性的日本女性,而听研究室那个山东人的看法,则是很棒的了,他说他经常从网上找樱花妹买东西,就经常遇到“樱花妹的不安”事件,因此时常在收快递时受到樱花妹手写的充满声讨意味的小纸条,网上留言也阴阳怪气的,因此对于一般的樱花妹,他的印象极差!!是啊,毕竟山本是那种从小到大上私立名门学校的,回想起另一个这样的樱花妹,就是本科毕业于ICU的秦野学姐了,真的是个温柔又善良可爱的人呢,可惜毕业的早(年初),我日语也不好,没有选择感情线的条件….但是我想,自己应该还会喜欢秦野学姐一段时间吧,至少对我影响也很大呢….

所以关于在本校读博士还是想咨询前辈,可惜我这里没有QAQ。周围日本人Funahashi桑和Niita桑最近也不怎么见到,更是没办法找他们咨询了,而去年同期入学的那几个东南亚女生,似乎对此没啥感想…但有个性格乐观,为人善良,对所有人很自来熟的孟加拉国留学生,原本是他友善的自来熟然后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慢慢熟了的,在某次去小松买东西的校车上又见到了他,说起关于读博的事宜,他在当天晚上来我研究室和我具体探讨过,总之就是导师OK的话还是可以的。可是我好像把他破防了:他拿着MEXT奖学金来到日本,结果导师是生物领域的SB,用国内那套生化环材pua方法坑他,就连坏了的纳米尺度加工工具还让他手动使用并且必须达到理想效果,差点没能开题不说,由于过分搬砖,学分成绩不好所以今年MEXT给停了,现在自己连学费都交不起了,生活费更是没有,老婆还想从国内过来读研….满满的都是欺骗、利用和绝望。使我想起我在国内的悲惨经历….但我能做的除了安慰,还有什么呢?什么都做不到。

就像伊藤说他当年也是经历过这些,并不是说日本的科研环境就比中国好,好老师坏老师各国都有,很多东西就是看运气,不幸和幸运就是天壤之别。但倘若因为国家不一样就去幻想一些东西,那肯定是会被现实打破幻想的….

幸好我现在的专业是偏物理的…听这个孟加拉国博士吐槽(研究方向纯生化环材),被压迫的命都快没了,有一种自己之前那种地狱生活的既视感,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说他已经没动力活下去了,而我又做不到安慰以外其他的帮助,生化环材真是害人不浅啊,天灭生化环材,退坑保平安。不过,搬用生化环材领域各种垃圾导师/恶心学阀们画大饼吹情怀的传销洗脑套路,用情感词汇替代其中的科研词汇,再照抄对学生使的那套pua方法,把这些应用到撩妹方面,那么我大概也可以成为罗兰那样的牛郎(带渣男)吧…

再说说VUP/VTB的事,零稚已经帮我做好live2d了,硬件也基本OK,可是自己不知道能播什么。漆黑黑酱在推特上给了我很多建议,但我依然是没有想法….我加了一个个人势vup好友…她原生家庭不和睦(家暴),自己又高中辍学,有抑郁症,吃激素吃成坦克,现在天天转什么蝈蝻,蝻人恶臭言论,转完微博上逆向民族主义的辱男言论,又开始吹要有与众不同的政治倾向来显得自己高等。在粉丝群带头文爱开黄腔,又天天说自己穷,所以V圈如此恶臭也真是没自信去混呢。

基本上就是这些了,修士二年级开始,博客应该不会像之前那样频率进行更新了,主要是因为忙….而在日本体验的另一件趣事,就是在9月末,某天好不容易睡醒了收到学校邮件说本校被爆破预告…???

以上,就是这样

【随笔】金泽一日游

基本上是流水账式记录,一整天都在靠两条腿来走!!!看到路上有人骑共享电动车但是没找到停放点….路线大概是围绕金泽市一圈,部分地点有《花开物语》的圣地巡礼









寺町→金泽美术工艺大学









县立博物馆&国立工艺馆(未开馆)→金泽神社→石浦神社。石浦神社有一条鸟居路,正好今天在搞お祭り,就从神社门口的摊位买了一个类似糖葫芦一样的东西(食物),顺便蹭一下在对面広坂绿地举办免费的露天音乐会









香林坊→武家屋敷→近江町市场吃饭,吃完之后就天黑了,又从金泽站→尾山神社→金泽城公园转了一圈,实际上也没啥可逛的,单纯看看晚上的风景罢了。从白天到晚上在主要道路上好像一直有看到类似共享单车一样的电动自行车,但是没找到具体停放点…毕竟是人口46万的小城市,晚上除了路边的会有一些漂亮姐姐,再也没明显的生气了

【随笔】👴重开🌶

实际上故事还是比较长的,记录的是10月中下旬的事。

先是某一天在学校便利店门口那棵树附近遇到杀人蜂,虽然挺吓人的但是也算正常,毕竟这棵树附近经常有奇怪的动物:蛇、土拨鼠、日本獾、不知道名字的昆虫。等过了一会儿我再路过的时候发现那只杀人蜂死了,在不远处的草丛里还有一只死掉的蛾子(如下图所示)….搞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心里对此有一种嘲笑的态度,毕竟低等生物….然而那时的我还并不知道接下来将要被打脸,而且是狠狠的打脸…

像往常一样,国内的各种网络社区又开始推送一些不明不白的报道了,其中有一篇就是关于把白云鄂博矿当铁矿挖了60年的有偏差报道。毕竟的我本行,在内科大读本科的时候就是稀土专业,记得16年的时候白云矿的轻稀土绿色提取就已经实现了,南方离子矿绿色高效提取也弄了个工程院院士,不过没学术泡沫并且有核心技术的矿冶类都成夕阳行业了,应用方面充满学术泡沫假大空还是个天坑…本科时期在稀土冶炼和材料应用方面搬过砖,个人感觉相比历史原因导致的矿冶类问题,应用方面严重产学研脱节,无脑无意义灌水之风大行其道才是技术被卡脖子的主要原因。回想起当年那个班里充满假大空+绝望气氛才感觉恐怖,把产业的锅甩给基础科研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不过说起来,这样的偏差报道最近是越来越多了呢….

但,或许都还算正常吧?国内本来就没个像样的互联网环境,谁不是活在信息茧房里的呢?于是乎就在周末去金刃神社和白山比咩神社散散心,也第一次访问了神社的庭院(感觉日本神社都挺奢侈的),鹤来的一些城市细节(昭和时代的成果)也还是很不错的,虽然也算第一次发现….












神社好像是在搞七五三节的祈祷活动,来了很多人,有全家人带小孩来拍全家福的,也有父母带孩子(穿 )来参拜神社的,混到人群里用自己负无穷水平的日语听他们说话大概可以确认他们是家庭单位的,但对比之下也有中年妇女带着孩子来围观的…联想到的就是和睦家庭和单亲家庭的差异,日常能见到前者的情况还是少…等到等校车的时候,听一个有昭和气息的日本老头和一个学生模样的男生聊天,说那个男生“没女朋友可是不行的啊!是很不好的,以后不想结婚了吗?”之后又是一堆人生经验式的闲聊…还是昭和时代的日本人更有“生气”,现在的日本真的不是当年的日本了。

然后依旧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周末,也没有注意国内的情况,即没有注意中央在开什么会,也没有注意地方在开什么几十年都没开过的会,更没注意中文互联网社区的微妙变化…日常依旧是在凯恩的群里相互吹水,哪怕自己已经在半年内经历了几次QQ被冻结。仿佛一切都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

于是,原本下午只是睡了一会儿,等醒来之后,看手机上通知说我QQ下线了,提示永久冻结!!!我tmd一脸懵逼!!开小号一看凯恩的群也没了!!!我用了12年的号,说没就没!!于是就去找腾讯申诉,还是实名制的(危)。等晚上大概冷静了,想了一下,或许是冲/塔了???或许是这样,所以凯恩的群也没了,所有人的号也都封了,之前半年内的各种被冻结就已经是一个不好的信号了…何况,何况最近在开那么多重要的会,手机也总收到前几年根本不会收到的短信!所以或许很早之前我就已经被重点关注了,而刚刚又实名申诉,那一定完了!!!qq邮箱绑定了很多,但是现在一切都完了,我整个人都傻了!

赶紧在TG上问怎么办,某剑阵群说我死定了?!细小胖次元的鸟姐姐则是说去买个小号免得全家户口被出。总之一切都是很不好的信号!第二天我又突然接到阿里云的短信说我OSS有违规文件,被冻结了!我一脸懵逼,这是被某机构整了?我OSS就是放日常照片做图床的!怎么可能有违规???后来去确认了一下,原来是一张不过是一个灰机杯皂片罢了…机器人退化了吗???就在焦虑当中,微信收到了腾讯客服的答复,就是说我违规了,不仅不可能给解封,还建议我去学习网络安全法???我可去你妈的吧!!!12年的号说没就没…我只能重开了???也没得选欸….就申请了个新号,然后从贴吧(猎奇吧、核战避难所吧)、微博(东方同人社团)去找当年混的圈子,去重新加曾经各个圈子的好友….在这个过程中,有人很高兴,认为这是再续前缘。也有人说,过去的中二在现在看来已经是黑历史了,不想再和之前的圈子有任何交集了…果然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一切都没了,一瞬间啥都没了,都重开了…

用了12年的QQ号说没就没了,👴重开 ,注册新号又被限制加好友。👴只能坐小火车去城里散步(香林坊→金泽城公园→香林坊),靠观摩街上那些穿和服的樱花妹和神社里的巫女小姐姐来改善心情,返程小火车上身边还坐着几个jk樱花妹,👴感觉美滋滋。起码是有一点生气,而不是天天在研究室沉浸在更年期的暮气当中









重开之后是什么感想呢?总结的说就是无事一身轻吧,没有了过多的历史包袱,能留下的也都是些好友。用冰音的话来说,大概就是当年作死有多爽,现在就有多羞耻多后悔一样。放不下的过去,斩断就好了。就像重新注册号之后,⑨在宿舍喝了酒陪我聊到很晚,冰音也帮我找到了很多失联的朋友,猫七和白草姐姐依旧是那样友善,桂l言叶还在维持着我们当初那个群,细小胖次元也回去了,还有宇雾车厘子的技术群,黄白把我拉回了那几个东方群….失去了很多,但找回更可贵。晚上的时候雅音酱还能陪我聊一聊,起码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孤单呢….断断续续的恢复了20多个好友,数量是不怎么多,但是质量也不差呢。至于先知凯恩,估计也难以找到了,更担心他进去了….

至于其他看法,国内情况还是令人担忧的,越来越多的结构性问题,以及愈发严重的信息茧房….甚至这几天都在考虑,或许之后留在日本就算了吧….

差点失足,才发现身边人的重要性…实事求是,愿安好。

【随笔】 回到过去

最近没有更新,只是浑浑噩噩的陷入抑郁和焦虑状态当中,我的好朋友一直建议我去医院看看,但是又一直没时间去,毕竟课太多了。

或许是回光返照,也可能是其他什么的,我突然发现自己记不太清过去一年来的事情了,就算是查学校的选课记录也没有印象,我选过这门课?可是的确是有成绩的啊,而且还找出了作业记录,我居然做过作业???

一切都变得混乱了,以月为单位的失眠也成常态。不过有做梦的时候就会梦到自己中学时代,虽然是梦境(虚构),但是很饱满,不过终究是奇怪的梦…关于自己抑郁+焦虑的事,大概有症状已经5-6年了…我想了想,还是初中/高中自己默默地当个好学生的时候更快乐,而令自己痛苦的则是读那个垃圾兆本,和5个垃圾人共处一室当室友的时候….所以准备接下来回归中学时代的生活方式试试,如果能回到过去的我,那就成功了。

因此,要先停更一段时间了

【随笔】旧时光

差不多很久没有更新,实际上发生的事情还挺多的。但也可以说是没什么事情所发生,毕竟过去了,一切都已逝去。记录的意义也就是想从历史当中学到些什么。关于我的照片更新,因为阿里云OSS的储存和检测限制,日常是优先在INS上更新的,不一定全部会转发到博客上。另外就是更新频率会有所降低,文章也不会再写那种长篇大论的流水账了。

关于我部分失忆的事情已经问过学校保健室了,他们说如果对生活没啥负面影响就没必要太追究过去的一些不好的记忆,我自己也算是劝自己放弃,毕竟想起来太多是没意义的,即使我是一个念旧的人,但是,不合时宜的记忆以及给我造成了太多太多的伤害,去回忆太多又有什么意义呢?自疫情以来,我似乎越来越像日本人一样躺平了,似乎忘记了自己好歹是在生存狂吧混了8年的老吧友,曾经能写一堆干货文章的伪求生主义者;自留学以来,也渐渐地放下了对IMUST的怨恨,毕竟它尽力了,至少在天坑专业里是这样,当然这些就是后话了。而自从QQ重开以来,我又变得越来越不开心了,也不知道何时是个头….

深秋的北陆别有一番风景,但也是异常短暂的那种,所以就趁着有时间,自己沿公路往山脚下的农村走,即使有熊出没,但白天遇到的几率也不大,何乐而不为呢?










北陆深秋的风景👆,不久之后的某一天我在打扫卫生的时候发现了一台之前买的Kano A-1胶片相机,1985年产,就又从反方向散步,拍了几张照片(手机拍的)….




虽然是秋季,按中国或者其他学校的进度,仅仅是个其中考试的日程,但是JAIST的学期快结束了,但好歹我没有拖欠作业,一些别人说比较难的课程也都跟着写了作业。但是约同学写作业时,被转告:“你是在山本研啊?她居然还能招到学生???按我们老板的话来说,在这个学校选了山本研,那还不如退学重开呢,肯定会被坑的毕不了业….”就这一句话就把我破防了,晚上自杀的心都有了,幸好在食堂遇到一个计算机系的大佬给开导了很久,晚上又找晨酱开导(第一次和他见面聊,他还很贴心的给我买了金拱门…)晨酱说起了自己的故事,计划明年试试京都大学的入学考试,考上了就从JAIST退学…说起自己的本科,江苏科技大学老财专业,坑的一比。来到日本之后最早在东京大久保那边租房,邻居日本人社畜日常上班,下班回来就是在P站上画本子或自学N国语言,理由是生活太无聊,想做点让自己开心的事情打发时间。至少相比中国人,不用被“结婚/彩礼-买房买车-学区房-户口-生孩子-教育-医疗-给子女买房”这套潜规则绑死自己的人生,在日本左右逢源的活着也挺好的。至于其他的,说起自己是勃学最早的一批接触者,当年在勃中央混,讲起了曾博的故事…是啊,个人的努力成就了一切,三本没有给他提供任何帮助,三本有愧于他!!勃学就是人生来失败,放弃幻想,向死而生….

大概是感觉好了一点,毕竟我的本科不也是这样的吗?到了第二天,被山本叫去写PPT,说是做发表,目的是给印度某个过于淳朴想来读博士的人介绍一下…但是她连坦诚都做不到,还强迫我配合她,我就提起了被同学那样说的事,她便说:“那个人是谁?你把他提到我面前!!我要找他好好谈谈!!”我拒绝透露,并且告诉她不可能去打扰人家,她便说:“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去欺负他的,我只会去验证一下他的脑回路…你居然不相信我??在你心里是他重要还是我重要?你如果不告诉我,那我就只能当你是在幻想!从现在开始就给我闭嘴!!”结果又把我说破防了orz!

以至于我越来越难受,开始和家里人说我要不要退学,我好倒霉什么的…我妈说不行就回去吧,如果考其他学校合适就考其他学校,父母会支持你!找雅音酱聊天,但也没聊什么反而给她增加一堆压力…晚上被一个工作5年来留学读研的老哥开导,让我该怼就怼,毕竟日本人欺软怕硬!又被另一个工作很久来读研的老哥开导,让我重新想想沉默成本;还有一个已经硕士毕业工作很久又跑来日本换专业读书的老哥开导….我也不想欺负这个单亲妈妈,但是这个日本女人到现在也给不了我一个正面说法,因此我真的破防了!!直接陷入生与死的境界!!!

由于太过orz,被同研究室的M1学生叫去鹤来吃饭,临时找了家居酒屋(没有预约)….或许只是想安慰一下我,就坐车一起去了。总体上算是在鹤来的一家烤肉店吃饭,大概也属于很朴素的日式居酒屋。而且是似乎能抽烟的居酒屋,非常接地气,在点餐之后,对面来了2个日本大叔看我们2个年轻男生就各种日式调侃,问是哪个学校的?有女朋友吗?经常撸管吗?是处男吗?…非常尴尬(略被嘲讽)但又有烟火气。不一会儿又来了一对母女来吃饭,樱花妹还是很年轻的,但是她妈就明显有沧桑感,那2个日本大叔便开始找她们聊天…再之后就是店家的苦逼小学生回家写作业,他妈还要时不时辅导一下。小镇上的居民生活还是很有烟火气的,可自己这个与世隔绝很久的人还是感到对这样的生活有隔阂orz



但是这家自营的饮食店味道还是ok的….毕竟农村,大多数人没那么有文化,但也相对淳朴。

不过短暂的开心,有什么用呢?还是会陷入没有未来的痛苦当中。或许日常还会散步吧…在学校周围








最后实在扛不住了,给目前在读研的本科同学打电话,A在本校读研,但是在中科院兰州化物所联培。目前的课题方向是甲醇燃料电池催化,来到兰州之后,院里天天996,工资1500/月,并且学生就是水论文的工具人,一个成熟的体系换不同的试剂去水论文,至于就业那更是烂的一比;B在东北大学冶金类重点实验室读研,课题方面是偏应用的要改进某类材料,直接对接工业并且有应用意义,但是所用的超高压烧结炉(在国内是个位数)已经很旧了,很容易坏而且安全隐患严重,课题又有原创性,所以进度很慢,压力也很大。至于单纯水数据发文章,一是纯科研用途的冶金设备所做的东西和工业脱节,二是用别人的设备要交钱的,很贵很贵的(对比之下日本真的太好了)。总之聊了3小时,感觉稍微轻松了一点,生化环材在中国依然是天坑,短期也不会好转….虽然日本也是it类就职更好,但是it的体制是和中国土建类一样的外包制,小公司生命力和前景都不行,真正想长久还是日本的先进产业类更好一点…

这样想一想似乎自己也算有前景??至于山本,研究室其他同学说“事不关己吧!我倒要看看她怎么让那个印度低种姓的贱民搞定签证费和学费….”想了想那个孟加拉国老哥,或许真的是这样吧,当今的疫情搞得中国留学生学费都吃紧,那种全家连个电脑都没有的印度低种姓贱民,经济就能好吗???国与国是不一样,但男人嘴里的东西大多数时候是相通的(尤其指对某些女性的口碑)…总之,我不觉得“人设”是个好东西,一但依赖了虚假的“皮”,对外输出的就只有谎言、迫害和典型的PUA行为。

总之是越来越不开心,也越来越意识到逃避不会有任何用,科学的应对才能改变现状(我指depression)

加之在互联网上遭受义和拳的毒打(东方圈某带专女带头搞的),想起了曾经冉默烨同学出国留学时发来的邮件(因为原邮箱被封已经找不到了)…大致是说中断使用墙内的一切社交(包括删号),以及后期我问她的一些学习方面的建议…本来觉得是她自己的选择,但是现在,来留学也一年了,越来越理解当时的她了(记得邮件中有提到“恶心”这个词)…墙内的一切,さよなら^-^blog也会有很长时间不会更新了(应该)orz

【随笔】说说导师PUA和学术泡沫内卷化

【随笔】无望的未来

为什么要读博?大概只是想拥有脱离信息茧房的能力+科学/前沿的能力锻炼(至少学校平台是OK的)

为什么要在日本读博?一方面是在逃离国内的内卷,另一方面就是提前感知一下未来(基于社会发展程度,日本==未来中国)。

但是,我对未来一直都是很悲观的:从经济角度看,持续的增长越来越难,并且社会成熟程度很差,导致人为泡沫过分的多,尤其是比资产证券化更恶心更虚伪的“个人信誉资产化”,比如天价彩礼、PUA(包括政治正确和道德绑架)、消费主义的接盘转嫁等;如果说经济是果,那人口就是因。就如同现在网上的大平台到处都是“粪坑”,以贩卖焦虑和个人崇拜为主的信息茧房无处不在,推广搜的算法所控制的互联网之下让信息摄取的环境愈发恶化,但这背后的推动力无非是历史原因越来越多没接受过教育的人能上网能发声且乐意大声宣扬了。

说一下在日本确诊抑郁症的体验,自我评估是毕业无望+被PUA,所以让学校心理咨询室的预约了医院( 精神科必须有介绍信才能去就诊 )。然后一大早从山沟沟出发去金泽市区的医院,出了电车站就把公交车给误了,纯靠2只脚在半小时内火速走过去的。然后挂号、被樱花女人问一些个人信息并记录,之后被很不温柔的樱花女护士拉去抽血化验,等化验结果出来之后去找医生谈。因为我血检都是没问题的,医生问了我负能量的来源,我说是学业,之后又让我回忆了从小到大上学的事情,对不同时期做一个简单的评估。之后也没有做量表,直接说我是抑郁症,吃药吧,艾斯西酞普兰….

这是第一次被确诊抑郁症呢….虽然印象当中日本的护士们都很温柔,但这所医院的护士是真的很不温柔!有点像动漫当中的暴力女,从Google上看医院评价,是挺低是,说什么医生嬉皮笑脸不把病人的痛苦当回事,至少我个人感受来说这个描述的可行度在50%以上。但是,毕竟是精神病医院,很多来这里的人眼神都怪怪的,明显就是那种有问题的人。而且一些有很明显更年期特征的欧巴桑在那里大喊大叫打电话骂人,我也突然能理解为什么这里的护士们这样不温柔了….第一次个人支付30%,医院帮忙申请了日本的政策支援,之后再来就只支付10%的医疗费了。

所有的一切在我眼里都算意料当中。毕竟周末去金泽大学考试的时候就很明显了….要说我和之前相比还有什么变化,就是感受力更强了一些,尤其是经常晚上从金泽市片町(风俗店很多)到野町车站,看着那些衣着暴露满脸劣质化妆品并且说的不一定是日语的阿姨们徒步从市郊走到片町这边,就会感受到经济下行的压力,偶尔也会遇到几个“研修生”模样的人在给饭店拉客,在小松车站那边这种情况更明显,小地方人口凋零,太多负面的东西了,尤其是经济方面,首当其冲的就是反应在风俗店上(咦?),虽然我的确是没去过也没兴趣去风俗店一类的地方….

手机一直是静音,回学校才发现被山本打电话,被研究室其他同学打电话,说如果我组会不露面会被扣光学分的。但是我真的呵呵了,天天这样做糊弄鬼呢?有通量无增量,典型的PUA,自己是败犬还要来着学生一起来当败犬,真是吐了!我直接去找山本,拿出诊断书给她看,她慌慌忙忙的把教授会议关了。问我什么情况,我说我该离开这个世界了…她先是安慰,又说你可以休息什么的…但是在我看来完全是她那一套对自己的精神胜利法。不过,她年轻时候也是这样,或许也很清楚这种事的严重性吧…我向她提到我不敢把结果告诉父母,她表示理解…虽然我走的时候能明显感受到她的不安…..

晚上还是把结果告诉家长了,还是被骂了,所以情绪激动就在朋友圈发我要自杀什么的…然后一个人扔掉手机跑出去了。不过晚上下雨,山沟沟里也没地方去,就在学校附近散步,一直到下雨不得不回去…回到宿舍才发现手机炸了,微信上国内外各种问情况的累计快1000+信息了,而且学校的中国留学生很多开车出去找我的,也有去研究室找我,去宿舍找我的,但是都找不到…而且还被给大使馆打电话了,那边说白天再没消息就会去报警…而且好像也通知山本了,有山本的未接来电,也有学生科的未接来电….急忙给山本回电话说大晚上就别来学校了,我还活着..她说想来看看,我拒绝了,并且拒绝了她“谈一谈”的请求。然后在微信上给所有人道歉,好在大家都觉得只要人没事就行。

但是,那个时候,我真的觉得死了也挺好的,起码清净….就像我给山本说的,过度过载的无效+内卷信息已经让我受不了了…何况人生又非常不顺。

第二天我没给学生科回复,所以一大早就被学生科的给破门了,说是有问题一定要找他们说啊,有个樱花妹还说希望和我做朋友,千万不要想不开啊什么的….但是,有什么用呢??一旦开始吃药,病情(神经递质紊乱)就会好转了吧,但是参考一些医学教材,至少也是需要1年才行呢….

大概人生就是这么失败吧,偶然觉得我的blog很可能会被别人视奸,尤其是三次元的身边人,所以暂时先关闭网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