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九月…

按中国以往的节奏,新学期是从开学后开始的;而按照日本的节奏,新的起点不在于新的开始,而在于旧的结束。往年上半学年的结束是在9月,故这个9月开始,我也正好算是来日本满一年了,进入修士二年级。(注:我入学后申请了Mα项目,学制3年)

9月初期基本上是没什么的,哪怕对我来说仿佛又回到了大三时期,又是一个改变局面的过渡期…

夏季集中讲义

夏季集中讲义一共选了2门课,一门是材料设计,另一门是社科类的创造论,需要小组合作。不过和日本男生组队也算很融洽的,如果是和樱花妹组队,那可能早被排挤死了….另外,由于是线上课程,小组合作所用到的在线平台真的非常赞!!主要有:slack,mural和Google在线文档,视频会议软件是WebEx。在国内的时候关于在线的这些实用软件,除了那个很不好上手的Notion,质量很尬的Mubu,再没什么其他值得用的了。虽然懒懒散散的,但是也没有啥成就,学分也是只拿了一半,因为我日语实在是不行而进入疫情以来,所有课程基本上都是日语的了,英语授课少之又少…欠下的东西,终究是要还的。这就让我又回想起了当年在垃圾兆本的记忆,恐惧从记忆中袭来。又想到幼驯染和雅音酱今年也都高考完进入大学了,之前还有那个感觉不太好的巴基斯坦人的套磁,似乎一切都是在按照过去的轨迹所重复着,而我早已受够了!!!为什么还是快乐不起来呢??

某天遇到了上次联谊带我去的老哥,他向我转告了那俩女生之后对我的看法:十分糟糕!!明明她们在努力找话题了还拒绝交流,事后明明都独处了,却依然不要微信!这就是明显看不上还要表现出来!!再没有以后了!!这样的男生超差劲的!!…..按照那个老哥自己的评价是我太不会把握机会了,多多少少也要对女生主动一点才行啊orz

或许是这样吧,谁的人生不过是大梦一场,终得一个“空”字。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展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不过好在开学后再修3门课我的学分就够开题了,想到这里也会轻松一些。北陆的日本人,果然和《花开物语》当中是一样的啊….

风景

在9月初的某天散步,在七つ滝附近遇到一只螃蟹,然后一直对我持这个动作,攻击性看起来很强,欺负了一下沿着河道的石壁逃走了…


然后某神秘快递到了(我高估自己了….)


继而某日,下了一天雨 ,晚上实在无聊又没地方去,就只能徒步去白山比咩神社散步。虽然晚上神社没人,社务所也关门了,而且表参道十分阴森(附近有熊出没),但是在日本文化里神社只要过了鸟居就算神域,冷冷清清但也算安全,拍拍夜景还是可以的。没人参拜的神社总有一种博丽神社的既视感,还会有一种仿佛进入幻想乡的宁静感,作为 老鼠人实数开心辣



隔了一天,在沿着学校后面那条土路散步发现了一个阴森的洞,大概是防空洞一样的东西?不过太阴森了就没进去看,附近还有奇怪的生物脚印 。没有采购物资所以开始消耗从日亚上买的日本版压缩饼干,味道比国内吃过的90/09/13功能/16功能压缩饼干好很多,但是价格也贵很多很多。日本连个军粮圈子都没有,真要是来大的了那么连压缩饼干都吃不起了

而在周末时,又想起神社的夜景,就在雨天又去了一次





石川的秋





某日下午比较有时间就去海边散步,海边很多看海的人,海滩上有很多沙蟹,虽然天气不好但是很宁静。之后坐JR去小松换眼镜镜片+采购食材(AEON的澳洲牛肉价格很诱人),不过在小松站附近等校车时,总被风俗店的服务生问“小哥要不要来玩orz”,果然经济不好连学生模样的人都不放过了啊(=_=)







![](http://liefenghexo.oss-cn
0beijing.aliyuncs.com/6/IMG_20200924_175753.jpg)
中间发生过一件让我感触挺大的事,就是抗压吧破防事件,有之前戒赌吧破防之盛况。我有这么大感触是因在身边作为NPC观摩过类似的事。虽说赌狗自作孽,但是恋爱寻家风很正的对象,比赌博更赌博;找敲骨吸髓的对象,比赌狗更作孽。网上火了之后又被重拳出击控评说都是男方的错。就好像截图里,妹妹:“哥,咱家有钱了(我和爸爸妈妈没家了)”是喜事一桩一样。多行不义必自毙,娶错老婆毁三代(作为旁观者的结论)

9月依旧是雨天,学校的玻璃上有只螳螂在避雨,看起来好可怜

人间

人间、千面….这并不是指白露社的galgame名称,虽然steam上的国产galgame近来的确不错,剧情不长但是质量不差,不过这里的“人间”是日语意义上的“人间”,即我的身边人和身边事。

我在月底的汇报组会中做了关于自己研究计划的汇报,先前山本说让我先给她看一下PPT,但免得麻烦我就避开她了,以值于她十分不安…但出乎意料的是,或许是因为逻辑清晰并且做了很多先前工作,有一些好看的数据和理想的结论,ozaki对此很认可,所以我的研究计划算是通过了~

作为我的导师,山本一直想让我在她这里读博,趁着研究计划确定之后就顺势给出很好的承诺,但我的回答踩雷了:“我是很想读博的,可你是女老师,我前任垃圾导师也是女的,我还要观望一段时间,毕竟很害怕你会变得和她一样….”结果她一下就生气了,说“你知道你这样说我是很不礼貌的吗!?我虽然不清楚你前任那个导师具体是什么屌样,但是我肯定和她是不一样的!!”…果然和女性相处的雷区就是拿她和“前任(角色)”对比吗,甚至提起“前任”都会炸毛呢…虽然她是挺奇葩(乙女)的,但在学术和生活上依然是个单纯的人,毕竟yukihiro ozaki组毕业的,依旧和ozaki、itoh等顶尖研究者关系异常紧密,研究设备也很ok,哪怕天天说研究室没经费,该给学生的LA/TA工资和研究用的各种软硬件购买是毫不含糊的。放养和尊重,使得幸福感还是可以的,除了不好找对象…但仍然是与国内传销式生化环材培养方式形成剧烈反差。

题外话,从我的角度看山本是个女子力很高并且有一种傲娇属性的日本女性,而听研究室那个山东人的看法,则是很棒的了,他说他经常从网上找樱花妹买东西,就经常遇到“樱花妹的不安”事件,因此时常在收快递时受到樱花妹手写的充满声讨意味的小纸条,网上留言也阴阳怪气的,因此对于一般的樱花妹,他的印象极差!!是啊,毕竟山本是那种从小到大上私立名门学校的,回想起另一个这样的樱花妹,就是本科毕业于ICU的秦野学姐了,真的是个温柔又善良可爱的人呢,可惜毕业的早(年初),我日语也不好,没有选择感情线的条件….但是我想,自己应该还会喜欢秦野学姐一段时间吧,至少对我影响也很大呢….

所以关于在本校读博士还是想咨询前辈,可惜我这里没有QAQ。周围日本人Funahashi桑和Niita桑最近也不怎么见到,更是没办法找他们咨询了,而去年同期入学的那几个东南亚女生,似乎对此没啥感想…但有个性格乐观,为人善良,对所有人很自来熟的孟加拉国留学生,原本是他友善的自来熟然后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慢慢熟了的,在某次去小松买东西的校车上又见到了他,说起关于读博的事宜,他在当天晚上来我研究室和我具体探讨过,总之就是导师OK的话还是可以的。可是我好像把他破防了:他拿着MEXT奖学金来到日本,结果导师是生物领域的SB,用国内那套生化环材pua方法坑他,就连坏了的纳米尺度加工工具还让他手动使用并且必须达到理想效果,差点没能开题不说,由于过分搬砖,学分成绩不好所以今年MEXT给停了,现在自己连学费都交不起了,生活费更是没有,老婆还想从国内过来读研….满满的都是欺骗、利用和绝望。使我想起我在国内的悲惨经历….但我能做的除了安慰,还有什么呢?什么都做不到。

就像伊藤说他当年也是经历过这些,并不是说日本的科研环境就比中国好,好老师坏老师各国都有,很多东西就是看运气,不幸和幸运就是天壤之别。但倘若因为国家不一样就去幻想一些东西,那肯定是会被现实打破幻想的….

幸好我现在的专业是偏物理的…听这个孟加拉国博士吐槽(研究方向纯生化环材),被压迫的命都快没了,有一种自己之前那种地狱生活的既视感,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说他已经没动力活下去了,而我又做不到安慰以外其他的帮助,生化环材真是害人不浅啊,天灭生化环材,退坑保平安。不过,搬用生化环材领域各种垃圾导师/恶心学阀们画大饼吹情怀的传销洗脑套路,用情感词汇替代其中的科研词汇,再照抄对学生使的那套pua方法,把这些应用到撩妹方面,那么我大概也可以成为罗兰那样的牛郎(带渣男)吧…

再说说VUP/VTB的事,零稚已经帮我做好live2d了,硬件也基本OK,可是自己不知道能播什么。漆黑黑酱在推特上给了我很多建议,但我依然是没有想法….我加了一个个人势vup好友…她原生家庭不和睦(家暴),自己又高中辍学,有抑郁症,吃激素吃成坦克,现在天天转什么蝈蝻,蝻人恶臭言论,转完微博上逆向民族主义的辱男言论,又开始吹要有与众不同的政治倾向来显得自己高等。在粉丝群带头文爱开黄腔,又天天说自己穷,所以V圈如此恶臭也真是没自信去混呢。

基本上就是这些了,修士二年级开始,博客应该不会像之前那样频率进行更新了,主要是因为忙….而在日本体验的另一件趣事,就是在9月末,某天好不容易睡醒了收到学校邮件说本校被爆破预告…???

以上,就是这样

【随笔】金泽一日游

基本上是流水账式记录,一整天都在靠两条腿来走!!!看到路上有人骑共享电动车但是没找到停放点….路线大概是围绕金泽市一圈,部分地点有《花开物语》的圣地巡礼









寺町→金泽美术工艺大学









县立博物馆&国立工艺馆(未开馆)→金泽神社→石浦神社。石浦神社有一条鸟居路,正好今天在搞お祭り,就从神社门口的摊位买了一个类似糖葫芦一样的东西(食物),顺便蹭一下在对面広坂绿地举办免费的露天音乐会









香林坊→武家屋敷→近江町市场吃饭,吃完之后就天黑了,又从金泽站→尾山神社→金泽城公园转了一圈,实际上也没啥可逛的,单纯看看晚上的风景罢了。从白天到晚上在主要道路上好像一直有看到类似共享单车一样的电动自行车,但是没找到具体停放点…毕竟是人口46万的小城市,晚上除了路边的会有一些漂亮姐姐,再也没明显的生气了